不想被當怪人 男大生昭告「我生病」

【聯合報╱記者王昭月/高雄報導】


妥瑞症男大學生曾柏穎。 (圖,記者王昭月攝)

妥瑞症男大學生曾柏穎,求學過程飽受歧視,甚至遇過暴力相向,不過他把不友善的對待化為成長的養分,甚至以自己當教材, 主動突破社交障礙,師長對他勇敢「倡權」的態度,十分感動。「您好,我叫曾柏穎,我有妥瑞症,會不自主出怪聲,希望同學能包容與諒解」,一張A4大小的單 張,是曾柏穎的自我介紹信,裡頭還設計「Q&A」解釋妥瑞症。「與其別人幫我貼標籤,不如我先幫大家打預防針」,曾柏穎勇敢公開病歷,幫自己爭取 更大的學習空間。

曾柏穎小五時發病,起初是眨眼、扭脖子,後來合併強迫症,會發怪聲、飆國罵,更會不定時前傾揮拳。妥瑞症伴他11年,小時候他好氣為什麼得這種病,高中後才徹悟,不能繼續自我封閉。

他不諱言,一路走來飽受歧異,同學笑他,故意踢椅腳害他摔倒流血。有次搭高鐵因不自主碰觸旁座女生,引來男乘客公然指責,讓他當眾抬不起頭。

經歷許多不諒解,曾柏穎決定化被動為主動,轉學到樹德科大後,他設計自我介紹信,向大家昭告自己是「妥瑞人」,化解不必要的摩擦。在回收的單張裡,他發現有同學寫著「加油」,還附微笑圖案,「他一定不知道,他費兩秒鐘寫下的字,我會一輩子珍惜」。

系上同學陳怡芬、蔡佩真剛開始覺得這個男生常製造噪音,像來亂的,後來了解柏穎的處境,對他認真學習的態度反而折服。助理教授蘇登呼說,柏穎沒放棄自己,現在他沒來上課,沒出怪聲,同學反而不習慣。

「歧視與不諒解,是來自無知」,樹德科大心理諮商室主任胡秀妁說,她很少看到一個孩子那麼勇敢,以自己當「教材」,幫別人來理解自己,「那是一種堅韌不妥協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