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霸凌 他接納自己的妥瑞症

2015-05-16 02:19:47 聯合報 記者徐如宜/高雄報導

中山大學社會所研究生曾柏穎罹患妥瑞症與強迫症,走出陰霾,改變人生態度,四處衛教演講。 記者徐如宜/攝影

 

中山大學社會所研究生曾柏穎,罹患妥瑞症和強迫症。國中時曾憂慮,從高樓墜落幸好受輕傷,但也讓他重新思考人生,坦然面對疾病。

「感謝曾霸凌我的同學!」現在的他常透過巡迴校園演講,幫助別人走出困境,今年獲得總教育獎。

曾柏穎小五時診斷患有妥瑞症和強迫症,會不自主發出聲音,會突然誇大動作,讓旁人被嚇到。當時他只覺得「怎麼這麼倒楣?」生活很晦暗,旁人的訕笑、欺凌,更讓他感覺人生沒希望。

也因為無法解開心中的結,曾從四樓墜下,幸運因汽車天窗減緩衝擊而活著。他臥床一年,開始思考:再消極下去,一輩子就完了,決定要改變自己,就從「接納自己」開始做起。

國中、高中都是全校最後一名的曾柏穎,在大學遇到恩師胡秀妁。為了讓大家認識妥瑞症,他自己製作資料宣導,主動解釋症狀及與疾病奮鬥的過程,讓同學慢慢接納。

「在被貼標籤之前,先為大家打預防針!」甚至受訓成為衛福部疾病管制署和高雄市衛生局培訓的衛教講師,巡迴校園演講防止霸凌和愛滋病防治,在兩千人的場合演講也不怯場。

曾柏穎去年考上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親友很驚訝!他向面試教授侃侃說出想法和目標,未來還想到國外念博士、希望成為教授。

這次獲獎,曾柏穎認為是一種更大的責任。他將繼續蓄積能力,努力讓社會大眾不要將妥瑞症「妖魔化」、「疾病化」。可瀏覽他個人網站「框框外」http://www.harvardbrian.org/

妥瑞氏症

義大醫院小兒神經科醫師黃柏愷表示,妥瑞氏症與遺傳、大腦基底核病變有關,男生發病比例比女生多,症狀有不自主的眨眼、嘴角抽動或甩頭等小動作,影響身體平衡、甚至摔倒。

他表示,妥瑞氏症者像被按了開關,會有重覆動作、發音,病情時好時壞,常常壓力一來,就影響身體狀況,藥物可以控制,但無法治癒。也因為發音、動作「無厘頭」,常會讓人誤會愛搗蛋,出現人際的困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