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向怪病低頭 勤讀考進國立大學

公共新聞議題中心 記者 林建成 / 高雄報導

24歲的曾柏穎,國小五年級時突然罹患妥瑞症(Tourette’s Syndrome)和強迫症,喉嚨會不自主地發出奇怪音聲和身體突發的靠攏動作,不知情的人會被嚇到。一直到大學畢業,他被同學霸凌及遭到路人取笑是常有的「基本款」,曾柏穎也常怨天怎會得這種怪病?

妥瑞症雖然不影響智商,但強迫症卻讓他無法讀書,不斷想拋接撕毀書本,所以成績都是最後一名。曾柏穎的母親說,原本在學校都擔任康樂股長的陽光小孩,怎會變成如此?她傷心摸索,試遍怪病解藥和偏方,仍不得其解。

國二那年,曾柏穎因心中焦慮,從四樓教室一躍而下,幸而碰撞到轎車,只受到輕傷。在醫院的日子,曾柏穎躺在病床發呆,思考著再這樣消極下去,一輩子就完了。有天,他想通了,開始面對患病的事實。

「認為自己有損失的人,總是沒看到已經獲得的東西。」曾柏穎說。


曾柏穎是政府培訓的衛教講師,透過巡迴校園演講,幫助別人。(曾柏穎 提供)

就讀樹德科技大學期間,曾柏穎遇到他口中的「恩師」胡秀妁助理教授,她耐心地持續輔導。胡教授表示印象最深刻的是看到曾柏穎剛入學時,自行製作「自我倡權」資料,與其在校園受到異樣眼光,倒不如先讓大家認識妥瑞症,藉此教育校區人口。

曾柏穎建立起自我價值,在校園進行生命教育,演講奮鬥歷程。另外,他也是衛福部疾病管制署和高雄市政府衛生局培訓的衛教講師,巡迴校園演講防止霸凌和愛滋病防治,曾柏穎從中得其樂,透過自己的經歷,幫助別人。

妥瑞症打開了曾柏穎的知名度,恩師胡秀妁警醒他,光有大學文憑不夠深度和廣度,得再繼續研讀,才能幫助和影響更多人。胡老師知道曾柏穎有其韌性,鼓 勵他報考研究所。胡秀妁老師提醒家長們:「任何一位孩子都具有某種強項,家長要用慧眼強化孩子的強項,這樣一來,弱項就變得不明顯了。」

「我的目標就是一定要考上國立中山大學,我很嚮往,就堅持。」曾柏穎一舉考上社會學系碩士班,讓親友和老師們跌破眼鏡,一再向曾柏穎的母親確認有沒聽錯。


「我們遇見的困難不是困難,而是邁向成功的開始。」曾柏穎懂得尋求資源幫助自己,邁向下個目標。(林建成 攝)

曾柏穎的母親以過來人的經驗,建議有特殊孩童的家長們要給孩子正向的思考和能量,也給自己一個心情出口,參加相關的社團組織,才會知道社會中還有很多家庭 面對相同情況,所以自己並不孤單;藉著諸親好友支撐,把排斥和拒絕化成鼓勵和動力,讓孩子們在生活中體驗幫助和關心別人,懂得感恩,才能走出陰影。

曾柏穎現在面對的都是較成熟懂事的大學生,霸凌和取笑減少了,室友也很友善,讓曾柏穎的焦慮強迫感降低,症狀減輕很多,他笑說可能快痊癒了。他懂得 分配時間,安排活動約束自己,把惰性降低,除了上課,也約同學討論功課。他一面讀書,一面準備考托福和GRE,計畫碩士班畢業後到國外深造,感受不同的文 化衝擊和更寬廣的世界。他說學成歸國後,要當學者教授,用教育傳播觀念。

「我們遇見的困難不是困難,而是邁向成功的開始。」

曾柏穎說出自己的信念,一路懂得尋求資源幫助自己,往下個目標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