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自己

與我生活最密切的莫過於我爸媽,印象深刻的是在我藥物成癮時期,爸爸為了讓我狀況....

媽媽在我狀況最嚴重時期,扮演著一個學校與我的中間者

在我國二時期,發生了生命中重大的轉折點,我差一點離開這世界、與我愛的家人。因為我無法接受自己的妥瑞症、無法面對外面的世界、更無法諒解自己不斷被霸凌的學校生活,於是我寫了一封遺書,內容訴說我愛爸媽下輩子還要當他們的孩子,我從四樓一躍而下。很幸運的我奇蹟似的生還,當我被救護車載往急診室時,衝擊最大的不是我是我爸媽,我印象中穩重如山的爸爸竟然哭癱在門口,而媽媽則虛弱的暈了過去,這深深撼動了我,在我心中埋下的改變的契機,我想上天是有理由才讓我繼續存活下去的,我相信我還能喘氣一定有著怎樣的使命,要我繼續留在人間。

在躺床的日子中,我不斷的反思不斷的想,我是多麼幸運能活著?我目標在哪?價值在哪?

我察覺到我能夠深刻的感受自己與他人,而上天也對我特別的眷顧,所以在我生命中安排那麼多的霸凌與挫折。我深信不疑,因為我是能在失去的經歷中,得到反思者,所以上天才會讓我在這世界上帶著如此顯著的考驗。

在學校我遇過各式各樣的霸凌,同學發現我強迫症很嚴重會對於乾淨與一塵不染的書包有所堅持,於是就會將立可白液剪開,丟進我書包,讓我十分痛苦

服用藥物時期,經常因副作用而嗜睡,同儕多次踢倒我桌椅,使我重心不穩跌撞在旁,多處外傷與流血....

慶幸是留在我身上的不是那些仇恨與悲傷,而是一個又一個的堅持與動力,讓我更堅定我自己與我的目標。

在高鐵上我遇到了霸凌,但在霸凌的背後有更美好的意旨,坐在斜前方的乘客對我的肢體語言與霸凌,讓我非常受傷,而坐在我旁邊的女乘客輕輕的拍我的肩,向我訴說他知道我的症狀也要我別在意不了解人的言行舉止。此刻前方座位的男士也轉過頭對我微笑,我喜極而泣。這讓我體悟到,這世界雖然存在許多霸凌,但仍有許多溫暖與良善存在著,而良善是有影響力的,所以讓我更信仰良善。      

有次我跟同學一起前往麗寶樂園遊玩,而我一人坐在石墩上等候同學時,被三位發現我症狀,不認識的遊客霸凌,第一位,很靠近我坐的石墩,作勢綁鞋帶的動作,下一秒他吐口水在我的額頭,而另外兩位遊客在一旁嘲笑與拍照,我當下愣住了,因為我不曾受過這樣糟蹋的對待,甚至感到委屈而憤慨,但我選擇了向內尋找的調適方法,當下我跟上天求告,我說著若我能在兩小時內靠自己努力讓我的心情緩解,我相信有失必有得,上天要給我好的祝福、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若我能在一小時內調適好,那好事與祝福會再加倍。

而也真的實踐了,我在兩小時內恢復平靜與快樂,在當天下午我接到了兩場演講的邀約。

這些正面的力量使我面對生活更勇敢,面對未知的環境也深信透過教育與宣導,是能夠改變的。在我大學時期準備換到一個新環境時,我使用了自我倡權的方式,製作自我介紹的宣傳單主動出擊,在老師同學尚未了解我之前告知。

勇敢需要帶著一點傻勁與勇氣,很困難無法突破的同時也是種學習與領悟,提醒自己勇敢與堅持的重要性,因此在大學中,很感謝秀妁老師對我的提拔發覺我有演講的特質,與能夠感動影響他人的潛能,使我步上演講的道路,從生命教育開始到校園霸凌,一路到受衛福部培訓成為愛滋防治宣導的師資。也累計了超過百場的演講資歷。

也感謝現在國立中山大學對我的栽培與協助,諮商輔導組的丁俐月老師與媛甯老師,我的老闆趙恩潔教授,對我的諄諄教誨,我是最幸運的,我始終相信,我要什麼人生我能夠自己決定,環境或人生的困境,是為了迎接更好的自己所做的準備。

我要去美國讀博士班,在不同的環境中接受不同文化的洗滌與對特殊需求及教育相關的學術養成,目標成為一位教授與作家,在往後的人生,盡自己微薄之力,幫助更多人,也藉由我一步步往上攀爬的故事,讓更多人充滿希望,我相信成為我最大後盾的是自己的目標與夢想,給我更大向前的動力的會是這些支持與陪伴。